主页 > 明星同款明星同款女 >

将中考分不到540的学生送进剑桥,这所学校为啥频频上演“逆袭”

编辑:凯恩/2018-11-13 12:57

  “这个孩子,在国内应试教育下,就是‘下九流’。其实,他是一个喜欢创新的孩子,但国内的考试和学生评价不推崇创新,大多数老师也不教创新,甚至都不教思考。”

  有个数据统计显示,过去十年,康福把600多位学生送进世界百强名校,其中近200人考取世界十强名校,25人考取剑桥、牛津,36人考取美国常春藤或前十强名校。2018年,康福毕业生中,2人录取剑桥,1人录取康奈尔,2人伦敦政经,9人帝国理工,六个校区毕业生几乎100%获得世界百强录取。

  “为未来而育”,即伴随人类步入人工智能时代,人类劳动都会从过去的四肢劳动逐渐转变到用大脑劳动,最终转变到心智劳动。因此,着眼于未来的社会需求,要让孩子们现在建立的核心素养,能够支撑他未来在社会上的生存、立足、发展、幸福。

  之前,曾有媒体将康福国际学校誉为国际教育领域的“黑马”。不过,刘煜炎对“黑马”一词似乎并不感冒。尽管康福毕业生去向一直都很好,但骨子里头的学者做派,让他在为人处事都非常低调;另外一个原因是,剑桥大学博士的身份,包括毕业生牛剑录取的高光表现,让大家更关注康福的英国留学优势。

  这样的逆袭故事,在康福学校正在悄然积聚为一股潮流,于是这也演绎为圈内关于这所学校“三多(名校录取多、逆袭多、跳级多)”的一大特征。

  “包括我自己,因为当时我的孩子也被定义为考不上二本的孩子。我们也是自救,通过我的办法,我把儿子成功送到剑桥大学。”

  她的学长,去年被康奈尔录取的康福学生史钧源,当年的中考成绩是509分。因此,当他的录取结果揭晓时,很多人无法把“名校生”和当年的他能联系起来。

  转入康福后,史钧源发现,老师不再像以前一样一味地批评学生,更多的是鼓励与支持。同时刘煜炎博士倡导的小组学习、自主学习以及导师制,带给他全新的学习环境和动力,激励他去努力和自我改变。“以前不知道为什么而学习,来这儿以后对学习的认知不太一样,自己有兴趣想去学,在学的过程中感受到比较快乐,渴望有更多的知识。到高三,我考7门AP,也不觉得累。康福的这种模式就是教会你怎么去学,去汲取知识、运用知识。”

  基于这样的认识,刘煜炎在康福提出四重建模思想。其中,最底层的建模是就是给学生考题题型,让学生刷题,挣分数。第二层建模应该是围绕着科学规律建模,科学规律建模之后,他才能够理解知识、应用知识,应用知识到社会、生活、职业当中去,当然也能够解题。第三层面建模,通过对知识的传授,以知识作为载体,培养孩子能够在学习基础知识的时候,探索创新的过程。他需要去思考牛顿、爱因斯坦当时是怎么样发现科学规律的,去研究牛顿、爱因斯坦的思维规律,把自己的思维方式跟大师的思维方式去模仿。这样思维方式的提升,就容易取得好成绩,容易成为一个能够胜任科学家职业的人才。最后一层建模,是要改变学生的心智模式,变成一个为社会、为他人的模式。“让每个学生知道自己的成功,一定是建立在对别人帮助水平的高低、广度和深度基础之上的,要有这样帮助别人的心智模式,帮助别人创新和实践的手段,那他的成就肯定小不了。”

  

  在2018届毕业生里头,来自康福学校的陈飞扬、袁莹格都被世界顶级名校剑桥大学录取,而三年前他们的中考成绩都不够540分。更早些时候,同样来自康福的学生郝煜在北京参加中考的成绩是483分,最终她考上了剑桥大学。

  

  刘煜炎坦言,康福刚刚举办时,大家并不了解,很难招到优秀的学苗,学生中考分数也比较低。后来学校开始从初中培养直升到高中的学生。即使在生源不好的情况下,也能通过自己的教育质量教出优秀的学生,最终获得好的录取结果。2018年,康福毕业生中,2名剑桥和1名康奈尔都是来自自己初中部培养的学生。

  刘煜炎表示,自己做教育的一个根本点,大概最重要就是让学生成为一个自我高大的人,觉得自己的生活可以更好,没有最好,一定一天比一天更好,每天都会进步。

  结果,儿子一进入中国学校,便遭遇“水土不服”。在课上,他的儿子提的问题特别多,刚开始老师觉得孩子很可爱,可不到一个月,孩子层出不穷的问题快把老师折腾得够呛,而且在国内成绩也比较吃力。于是,他决定把孩子重新送回英国。结果,这一回去,他的成绩又重新变好。

  图片来源 | 北京康福学校

  康福学生“逆袭”背后的秘诀到底是什么?哪些因素成就了这所学校不同凡响的教育增值力?

  刘煜炎校长透露,在康福,有些小学成绩不太好、中考成绩也不太好的学生,但进入高中后,逐渐变成了优秀的学生,其中不少学生都进入世界前50、前100的名校。

  ▲康福部分优秀毕业生

  近日,2018英美名校录取结果揭晓,来自北京康福学校的阎渤深以优异的成绩被世界排名前40的伦敦政经学院录取。估计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在小学期间,阎渤深曾是一位经常排在班级倒数几名的学生。最近,和北京康福学校刘煜炎校长的一次交流中,他道出了自己的这个小秘密。

  声明 | 转载须注明出处

  “大家经常忘记我们在美国方面的优势,凤凰娱乐(fh643.com)其实我送到美国的学生比英国学校多一倍还要多。”刘煜炎笑着说,从2008年开始办学、2009年有毕业生,康福就有多位同学考上美国的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大学、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等名校,美国方面的留学录取情况非常不错。

  近年来,当教育加工力或增值力日益跻身教育领域热词时,刘煜炎校长对这个概念却有着自身独特的解读。

  在他看来,让一个学生在学术上变得优秀并不难,真正难的是他从学习态度、价值观等方面要去做优秀的人。所以,要想改变一个学生的成绩,首先要改变一个学生的心态和心智模式,建立更为远大的目标和成长愿景。如果一个学生本来只愿意做班上的后三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你就是让他拼命学习,可能也还只是后三分之一。但如果学生的愿望改了,拥有一个更高的目标、更远大的志向,而且更愿意去帮助别人,“你就会发现这些孩子像有了一种魔力一样,他愿意探索,愿意丰富自己,愿意自我修炼,不需要老师逼着他学习,这种转变是很大的。”

  

  ▲刘煜炎和儿子在图书馆

  初一来到康福时,史钧源很淘气,不爱学习,满分一百分的英语考试只能拿到三十多分。史钧源回忆到,当时为了不让家长知道,还把卷子藏在床边上,结果在一次大扫除的时候被找到了。

  ▲刘煜炎校长和学生们

  

  文 | 云飞

  凤凰彩票(fh643.com)

  迟淳天,2018年被常青藤盟校之一的康奈尔大学录取的康福毕业生。三年前她的中考成绩是519分。

  “将中考分在540分以下的学生培养进入剑桥大学,能够做到这点的学校的确很少。” 刘煜炎表示。

  于是,在刘煜炎的心中种下一个情结:将来一定要把儿子送进剑桥。当儿子学A-level时,他就在国内办起国际学校。后来,他的儿子如愿以偿,父子两代人同圆剑桥梦。

  什么才是带给孩子真正改变的关键

  校长“自救”,将自己的儿子送进剑桥

  他还记得,多年前康福转入了一个孩子,之前他海淀一所重点高中上学,但在那个学校,这个孩子排名最后一名,属于要被学校劝退的学生,但最终这个孩子考上了英国约克大学。

  刘煜炎坦言,自己过去的主攻方向是把一个成绩不够好,但是又有决心去干一番事业的、有情怀的孩子“改造”过来。只要经过他的体系训练出来,学生的创造性能力都会有很大提升,这也正好是美国英国录取学生的重要标准。

  ▲冯轩

  当年,作为剑桥大学物理化学专业博士毕业、当选欧盟发展委员会院士,他应教育部和中科院之邀回国,他把儿子带回国内上学。

  据了解,在系统研究中西教育差异后,刘煜炎校长结合中国学生特质和教育环境现状,并在不断摸索和调整后,逐步确立“让学生身、心、灵全面发展”的教育目标和“为思维而教、为未来而学”的办学理念。

  无独有偶,同样是今年从康福毕业的冯轩刚刚拿到英国名校伦敦大学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回顾自己初二时从深圳一所公立校转至康福上学的那段经历,冯轩说,自己以前在公立学校读书只能算是中等,不能说是特别有学习动力,觉得考个中不溜儿,已经挺满足了,也不会像现在给自己会重新定一个更高的目标。

  509分的中考生最后上了康奈尔大学

  其实,对于刘煜炎来说,“逆袭”的故事不仅发生在学生身上,而且更早的时候就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开始上演。

  其中,“为思维而教”源于30年前他在实验室进行科研时的体会。他发现,比起提前去多学知识,训练思维要重要得多。否则,未来学生面对机器人来抢工作时,他是根本没有胜算的。因此,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批判能力,不为知识点考点而教,而要为思维具有良好的科学思维模式而教。